1. <code id="xnwoo"></code>
    <var id="xnwoo"><rt id="xnwoo"></rt></var>
  2. <var id="xnwoo"><rt id="xnwoo"><small id="xnwoo"></small></rt></var>
    當前位置:

    柳永的詞全集

      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北宋著名詞人,婉約派創始人物。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變,字景莊,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并以“白衣卿相”自詡。

      柳永的詞多描繪城市風光和歌妓生活,尤長于抒寫羈旅行役之情,創作慢詞獨多。鋪敘刻畫,情景交融,語言通俗,音律諧婉,在當時流傳極其廣泛,人稱“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對宋詞的發展有重大影響,代表作 《雨霖鈴》、《八聲甘州》、《鳳棲梧》等。

      柳永的宋詞代表作品詳見習古堂國學網:柳永宋詞代表作品賞析

    更多柳永宋詞作品賞析

     

     

    柳永介紹

      柳永大量作長調,作品多慢詞,以長調的形式和手法為主,使北宋詞至此而一變,由小令時期進入慢詞時期。柳永精于音律,詞調多自創,作品音律諧婉,詞意妥貼,宜于歌唱。
      柳詞風格婉約,細致含蓄,纏綿悱惻,表現深刻,情感真摯,意境秀麗,情景交融。柳詞長于鋪敘,曲盡形容,善于白描,多用口語,語言通俗顯淺,普遍使用方言俗語。
      題材內容上,柳永開拓和擴闊詞的內容,鋪敘城市風物,觸及城市生活較廣的一面,寫妓女的不幸而寄予同情,沉溺都市繁榮生活的男女心理及男女之情,柳永也寫羈旅愁思,離情別緒,山川勝景以及懷古喟嘆。
      柳詞可分俚、雅兩派。蘇軾稱“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聲甘州》之‘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此語于詩句不減唐人高處。”秦觀深受其影響,蘇軾為此還批評秦觀“不意別后,公卻學柳七作詞。”秦觀答以“某雖不學,亦不如是。”東坡指出:“‘銷魂當此際',非柳七語乎?”。張先譏誚他的早行詞“語意顛倒”。
      柳永詞流傳甚廣。其作品僅《樂章集》一卷流傳至今。描寫羈旅窮愁的,如《雨霖鈴》、《八聲甘州》,以嚴肅的態度,唱出不忍的離別,難收的歸思,如“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一句極富感染力。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評說“耆卿詞格固不高,而音律諧婉,語意妥帖,承平氣象,形容曲盡,尤工于羈旅行役。”

    柳永代表作品精選

    雨霖鈴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里,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少年游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
    夕陽島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云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
    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望海潮
    東南形勝,三吳(另一版本為“江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
    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
    千騎擁高牙,乘醉聽蕭鼓,吟賞煙霞。
    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

    八聲甘州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亦作“凝眸”)。

    定風波
    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是事可可。
    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
    暖酥消,膩云亸。終日懨懨倦梳裹。
    無那!恨薄情一去,音書無個。
    早知恁么,悔當初、不把雕鞍鎖。
    向雞窗、只與蠻箋象管,拘束教吟課。
    鎮相隨,莫拋躲。針線閑拈伴伊坐。
    和我,免使年少光陰虛過。

    鶴沖天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
    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云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
    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鶴沖天
    閑窗漏永,月冷霜華墮。
    悄悄下簾幕,殘燈火。
    再三追往事,離魂亂,愁腸鎖。
    無語沉吟坐。好天好景,未省展眉則個。
    從前早是多成破。
    何況經歲月,相拋亸。
    假使重相見,還得似、舊時麼。
    悔恨無計那。迢迢良夜,自家只恁摧挫。

    黃鶯兒
    園林晴晝春誰主。暖律潛催,幽谷暄和,黃鸝翩翩,乍遷芳樹。
    觀露濕縷金衣,葉映如簧語。曉來枝上綿蠻,似把芳心、深意低訴。
    無據乍出暖煙來,又趁游蜂去。恣狂蹤跡,兩兩相呼,終朝霧吟風舞。
    當上苑柳農時,別館花深處,此際海燕偏饒,都把韶光與。

    雪梅香
    景蕭索,危樓獨立面晴空。
    動悲秋情緒,當時宋玉應同。
    漁市孤煙裊寒碧,水村殘葉舞愁紅。
    楚天闊,浪浸斜陽,千里溶溶。
    臨風想佳麗,別后愁顏,鎮斂眉峰。
    可惜當年,頓乖雨跡云蹤。
    雅態妍姿正歡洽,落花流水忽西東。
    無憀恨,相思意,盡分付征鴻。

    彩云歸
    蘅皋向晚艤輕航。卸云帆、水驛魚鄉。
    當暮天、霽色如晴畫,江練靜、皎月飛光。
    那堪聽、遠村羌管,引離人斷腸。
    此際浪萍風梗,度歲茫茫。
    堪傷。朝歡暮宴,被多情、賦與凄涼。
    別來最苦,襟袖依約,尚有馀香。
    算得伊,鴛衾鳳枕,夜永爭不思量。
    牽情處,惟有臨歧,一句難忘。


    柳永經典名句

    卻傍金籠教鸚鵡,念粉郎言語。《甘草子》
    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晝夜樂》
    問甚時與你,深憐痛惜還依舊。《傾杯樂》
    更寶若珠璣,置之懷袖時時看。似頻見,千嬌面。《鳳銜杯》
    塵事常多雅會稀。《看花回》
    相思不得長相聚。好天良夜,無端惹起,千愁萬緒。《女冠子》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雨霖鈴》
    待這回、好好憐伊,更不輕離拆。《征部樂》
    和衣擁被不成眠,一枕萬回千轉。《御街行》
    更回首、重城不見,寒江天外,隱隱兩三煙樹。《采蓮令》
    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憐意。未有相憐計。《婆羅門令》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鳳棲梧》
    愿低幃昵枕,輕輕細說與,江鄉夜夜,數寒更思憶。《浪淘沙》
    算人生、悲莫悲于輕別。《傾杯》
    露花倒影,煙蕪蘸碧,靈沼波暖。《破陣樂》
    江山如畫,云濤煙浪,翻輸范蠡扁舟。《雙生子》
    愿天上人間,占得歡娛,年年今夜。《二郎神》
    針線閑拈伴伊坐。《定風波》
    有畫難描雅態,無花可比芳容。《集賢賓》
    一生贏得是蒼涼。《少年游》
    萬種千般,把伊情分,顛倒盡猜量。《少年游》
    待伊游冶歸來,故故解放翠羽,輕群眾系。見纖腰圍小,信人憔悴。《望遠行》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望海潮》
    黯相望。斷鴻聲里,立盡斜陽。《玉蝴蝶》
    桐江好,煙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繞嚴陵灘畔,鷺飛魚躍。《滿江紅》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凄慘,關河冷落,殘照當樓。《八聲甘州》
    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八聲甘州》
    天末殘星,流電未滅,閃閃隔林梢。《風歸云》
    道宦途蹤跡,歌酒情懷,不似當年。《透碧霄》
    拆桐花爛漫,乍疏雨、洗清明。《木蘭花慢》
    展轉數寒更,起了還重睡,畢竟不成眠,一夜長如歲。《憶帝京》
    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憶帝京》
    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鶴沖天》
    一生惆悵情多少。月不長圓,春色易為老。《梁州令》


    唐詩宋詞精選 Copyright © 2008-2018 習古堂國學網(www.www.mh933.com) 版權所有 浙ICP備08111548號
    比比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