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nwoo"></code>
    <var id="xnwoo"><rt id="xnwoo"></rt></var>
  2. <var id="xnwoo"><rt id="xnwoo"><small id="xnwoo"></small></rt></var>
    當前位置:習古堂國學網>> 人文百科>>

    白玉苦瓜(余光中)詩歌原文及賞析

    【原文】

    白玉苦瓜

    作者:余光中

     

    似醒似睡,緩緩的柔光里

    似悠悠醒自千年的大寐

    一只瓜從從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是澀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

    看莖須繚繞,葉掌撫抱

    哪一年的豐收像一口要吸盡

    古中國喂了又喂的乳漿

    完美的圓膩啊酣然而飽

    那觸覺,不斷向外膨脹

    充實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翹著當日的新鮮

     

    茫茫九州只縮成一張輿圖

    小時候不知道將它疊起

    一任攤開那無窮無盡

    碩大似記憶母親,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肥沃匍匐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不幸呢還是大幸這嬰孩

    鐘整個大陸的愛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過,馬蹄踏過

    重噸戰車的履帶輾過

    一絲傷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這奇跡難信

    猶帶著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時光以外奇異的光中

    熟著,一個自足的宇宙

    飽滿而不虞腐爛,一只仙果

    不產生在仙山,產在人間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為你換胎的那手,那巧腕

    千眄萬睞巧將你引渡

    笑對靈魂在

    白玉里流轉

    一首歌,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

    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

     

    1974年完成

     

    【作者介紹】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母親原籍江蘇武進,故也自稱“江南人”。

      1952年畢業于臺灣大學外文系。1959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LOWA)藝術碩士。先后任教臺灣東吳大學、臺灣師范大學、臺灣大學、臺灣政治大學。其間兩度應美國國務院邀請,赴美國多家大學任客座教授。1972年任臺灣政治大學西語系教授兼主任。1974年至1985年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1985年至今,任臺灣中山大學教授及講座教授,其中有六年時間兼任文學院院長及外文研究所所長。

      余光中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自己寫作的“四度空間”。至今馳騁文壇已逾半個世紀,涉獵廣泛,被譽為“藝術上的多妻主義者”。其文學生涯悠遠、遼闊、深沉,為當代詩壇健將、散文重鎮、著名批評家、優秀翻譯家。現已出版詩集21種;散文集11種;評論集5種;翻譯集13種;共40余種。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詩集)、《記憶像鐵軌一樣長》(散文集)及《分水嶺上:余光中評論文集》(評論集)等。

     

    【余光中的詩《白玉苦瓜》賞析】

      這是一首含義深邃、思想深刻、藝術圓熟的詠物詩。詩人詠誦的是藏于故宮博物院的珍貴文物——白玉雕琢的苦瓜,然而這決不僅僅是簡單的詠物,而是利用意象,以物寄情,表現了詩人珍惜文化傳統、愿中華崛起的思想感情。詩中的第一節描寫白玉苦瓜新鮮飽滿,清盈圓潤。作者說它像吸吮了“古中國喂了又喂的乳漿”,這寓意著贊美源遠流長、光輝燦爛的中國文化孕育著一代代中華民族兒女。正因為苦瓜自己的根深深扎在民族的土壤里,才激發了作者的詩情,用最美好的語言由衷地歌頌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第二節補敘白玉苦瓜生長經過,說它是大地母親“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又說“鐘整個大陸的愛在一只苦瓜”,這是從文物升華,將其作為祖國的象征詠唱。這從苦瓜被“皮鞋”“馬蹄”“重噸戰車”踐踏過(象征祖國自鴉片戰爭以來——尤其是日寇入侵后所遭受的重重苦難)可進一步得到證實。更多詩詞內容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www.www.mh933.com)

     

      第三節是詩人將自己融入詩中,表達了作者對藝術超時間性的追求“在時光以外奇異的光中”,此“光中”是雙關語,暗含作者的名字。他追求藝術能超越時間流芳百世,像“仙果”那樣“飽滿而不虞腐爛”,但他并不想不食人間煙火,拔著自己的頭發離開哺育他成長的大地母親即詩中所寫的“不產生在仙山,產在人間”,這充分說明余光中藝術理想并不是否定民族傳統的“橫的移植”,而是高度“重視回歸自己的‘泥土’”。

     

      此詩無論是回憶沉思、抒情詠嘆,還是寫視覺味覺、色調韻律,都圍繞著苦瓜這一軸心。結尾預言苦瓜,“不再是澀苦”,表明作者對中華民族的崛起,即不再被皮靴踩、重噸戰車蹂躪充滿了信心。作者曾說:“唯有真正屬于民族的,才能真正成為國際的。”《白玉苦瓜》這首詩,典型地體現了他這種詩學觀。這不僅從作者所歌詠的對象是中國特產可看出,而且從詩的豐厚的民族內容和象征意義,以及文言詞語的運用和形式韻律所保留的“五四”新詩特色,也可印證這一點。

    ------分隔線----------------------------
    人文百科相關文章
    熱點內容

    唐詩宋詞精選 Copyright © 2008-2018 習古堂國學網(www.www.mh933.com) 版權所有 浙ICP備08111548號
    比比资源网